八、意志与超意志

  ㈠各位会友,今天是我们人文友会第八次聚会,上次所讲的是把生命与理性的对立再解释一番。因为十九、二十世纪以来是西方的学问领导世界,领导的结果,已发生了很大的毛病。总括起来,从意识形态上说,是科学唯物论;从文明方面说,是科学工业技术化;从生活上说,是享受腐败。这是世界的同风。在这种风气之下,很显明的表现出一种怪现象,即共产党主张唯物论,而行动则是十分唯心论的,自由世界允许我们讲唯心论,而一般的意识与生活却是十分唯物的。共产党的行动十分表现意志力及人能。但他并不肯定唯心论,却肯定唯物论,这都是自我分裂,不是顺理成章的,所以乱。自行分裂,是一大悲剧,不但是自我分裂。须知行动十分表现意志力及人能,而不必就是真的唯心论。共党不肯就这意志力及人能而肯定道德心灵以成为真正的意志力及人能,所以它的意志力及人能都成为邪僻与反动的狠愎,不是价值的根源,反成为否定价值的罪恶。反是罪恶的根源。所以这毕竟还是貌似的唯心论,而不是真的唯心论,所以它的一切理想,正义亦都是貌似的,而不是真实的。这才是悲剧的根源。你看过去在大陆,大体上说,一般优秀的,有性情有理想的青年,都为共产党所吸引,日本现在也是这样。这是一大危机。至于自由世界虽讲自由民主,但这民主自由,早已客观化,成了制度,已失掉其理想性,不能吸引青年为之奋斗,现在还是在现实生活上过其寡头的自由民主生活,再加上科学唯物论,当然没有理想,不能号召了。我们现在要使自由民主成为理想,恢复其号召性,必须在这寡头的自由民主与科学唯物论以外,加上一个东西。现在要承认这个时代的主动精神在克里姆林宫,自由世界只是被动的(passive)步步落后。但在共产党所代表的是「否定」,他把过去所肯定的正面的许多东西都否定了。过去正面的许多名词,大家已听厌了。再讲谁也不管。所以现在要把那现实化、表面化的名词暂时撇开,重新向里透视一步,从生命上讲,藉以恢复我们的理想,争取主动。本来这个时代,只要稍微用点心,就可看出时代的毛病,可是现在的人为科学工业技术化闭塞得太深,仍无动于衷,共产党的形态在这个时代很像秦始皇与法家,自由世界一日不觉悟,则即一日有利于共产党。长此以往,很可能发生秦始皇统一六国的危险。

  我们讲历史有两条路,一条是历史的判断,一条是道德的判断(从前朱子与陈同甫争汉唐,即此二者之争)。从历史判断上讲,我们可以承认共产党之发生有其历史的原因,但从道德的判断上讲,它却是代表罪恶。我们现在的心思须广大镇静,不要认为共产党现在很得势,即认为他们代表真理。我们只能从历史判断上承认其有负面的价值,但它究竟不是正面,生活上发出来的力量是不可思议的,当年孔孟点出仁义即在将生命活转,这是文化的真途径。

讨 论:

㈠陈问梅问:西方表现智,东方表现仁,是否由于环境所决定?

先生曰:
  这是历史的趋势,没有逻辑的理由。心德无穷无尽,不能一下子全体呈露,表现内容,要有发展过程。至于表现那一面,则视因缘如何,一个民族的心德,首先表现那一面,只有历史的原因,没有逻辑的理由。我们拉长了看,凡是真理,总会出现,心德无穷无尽,通通要出来,不要讲环境决定不决定。把一切责任推给环境,这在道德上无法讲。儒家讲道理从两个标准讲:一为政治的;一为道德的。讲政治为王道(足食足兵),讲道德为内圣,故说「内圣外王」。文化有普遍性,也有特殊性,文化要有表现,二者均须肯定,所以不能只承认其普遍性,或只承认其特殊性,过去黄黎洲只讲文化观念,只肯定理,即只肯定了文化的普遍性,王船山却讲文化与民族不可分,既肯定理又肯定气,即肯定了文化的普遍性与特殊性,所以王船山确比黄黎洲为透彻。

㈡王美奂问:第七次讲词里所讲的根本问题,其根本究竟为何?

先生曰:这根本问题所指之根本,即是道德心灵之复活。

㈢陈问梅问:孟子所谓之性,是否必须与心不分?

先生曰:
  性有气质之性与义理之性,气质之性不成其为性,讲性善是指义理之性讲的,至告子所谓「生之谓性」乃体性学上的讲法,是逻辑的陈述,故无善恶可言,与气质之性与义理之性又不同。孟子所谓之性与心,是不可分的。

又问:恻隐之心,除孺子入井一例,是否还有更显明的理由?

先生曰:
  恻隐之心,是仁之端,不是任何人创造的,是天造地设的,必须肯定,不容怀疑,否则即对一切无法讲起。孺子入井是最亲切的指点。如果这里真了解透彻,而见其为人之天造地设之性,则亦用不着另外讲理由予以肯定。换言之,即使一切可疑,这一点绝不可疑。

㈣王美奂问:先生前讲所谓透过形式接触真实,这个真实是什么?

先生曰:
  这真实,在共产党认为是「阶级」,所以,他们以阶级为立场,在我们则是「道德的主体」,其实阶级并不是个真实,因为它只是个量的概念。这是他们的错误。

㈤王道荣问:恻隐之心是不是后天的?

先生曰:
  不,这不是后天的,不是经验的,而是先天的,这里所谓的先天,并不是时间上的或生物学上的先天,人的生活范围内有三个座标必须知道:㈠逻辑;㈡数学;㈢道德,这三者都是先天的,都当承认。这即是唯心论所肯定的。须知唯心论,并不是不承认外物。讲学总要教人回过头来向自己转,一定要把你前面的东西去掉,使无依靠,然后才知真理,佛教、耶教均是如此。所谓极乐世界,所谓天国,即在「心」里。我国所谓「孝」、「弟」都是先天的,并非后天的、经验的。道德的我,逻辑的我,都是先天的我。经验的我,才是后天的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